好消息!智利近期3個高關注度的性別暴力案件,今日有所進展

雖然性別暴力的議題比較嚴肅,也不是每個人都了解,但是它確實每天都發生在你我身邊,只是沒有被說出來,或是說出來了卻沒有人聽。我希望透過時事的分享,能讓拉美國家長期以來嚴重的物化女性、仇殺女性的問題能夠得到更多重視。


對許多智利人以及關注性別平等議題的人來說,今天是值得紀念的一天,智利每家媒體都在報導:三個不同案件的殺女嫌疑犯,分別卻不約而同地被法院裁定實施預防性羈押。

這三個案件分別是什麼呢?

第一個案件 Caso 1.

2018年2月10號,懷有7個月身孕的Fernanda Maciel最後一次出現在眾人面前,過了500天以後,才被警方找到遺體。

Felipe Rojas是當時唯一的犯罪嫌疑人,而他的前女友出面指證,他曾經向她哭訴坦承殺害Fernanda,並聲稱當時他們起了一點口角,所以導致Fernanda不小心滑倒,撞到桌子或椅子,結果她就死掉了。當時他因為吸大麻神志不清,所以沒辦法做出正確的決定,於是用一塊布將她包起來並埋葬,還取走了她的手機,在*黑市裡面賣掉。(註:黑市是買賣贓物的市場)

不過事實上,根據法醫鑑定,Fernanda是窒息而死的。

第二個案件 Caso 2.

2018年10月,21歲的Antonia Barra選擇結束她的生命。因為在一個月以前,她在參加派對後,意識不清的情況下被29歲的男子Martin Pradenas性侵,「我醒來的時候發現他壓在我身上⋯⋯我覺得我很髒。」一段Antonia傳給朋友的錄音,是她生前留下的痛苦字句。從當晚監視器畫面可以清楚看到他們拉扯的畫面,不過Martin依然堅稱是「兩情相悅」,即使他說這句話的的當下身上還背著另外五條性侵少女的罪名。

第三個案件 Caso 3.

2016年12月4日,在法國交換的日本女學生Narumi Kurosaki,和他的前男友Nicolás Zepeda一起吃過飯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至今仍下落不明。根據法國警方調查,所有證據都指向Nicolás是兇手。他一直到最近才被引渡到法國,也在法國被正式定罪並裁定預防性羈押。他殺人的動機是出自於嫉妒和控制欲:因為Narumi認識了新的異性,而且想跟他分手。


每一個案件都有不同的故事,卻都令人感到十分心碎、悲傷,雖然今天的新聞讓人感到一絲絲欣慰、終於有了一點進展,但是不要忘記還有那些沒有破案的案子,還有成千上萬個性侵犯、仇女殺人犯仍然在你我身邊,還有無數個破碎的家庭在等待真相,還有很多女孩的照片仍然貼在電線竿上寫著:「失蹤」,還有很多人在黑暗中默默的哭泣。還有很多故事沒有被說出來, 但你我心裡都明白:這些事情天天發生、而我們都是其中一員。

我使用「很多」這個詞不是因為在打文章所以填上去的,是因為我每隔幾天就會看到這樣的報導,不論是在墨西哥、哥倫比亞、智利或其他拉美國家,類似的事件依然不斷重演。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加害者都很明顯地表現出「我真的沒有做錯什麼」的態度,是什麼樣的社會氛圍,讓他們相信自己的行為沒有問題?情感教育、性別平等教育到底教了(或是沒教)我們什麼,讓如此龐大的群體打從心底相信:他們的挫折和慾望可以藉由傷害別人找到出口,而不需在意別人的感受(物化);對感情的需求依賴必須得到回應,如果無法控制或佔有,就可以合理地傷害對方?

說傷害算是輕描淡寫的代名詞,實際上是分屍、性侵、虐待、折磨和監禁⋯⋯。

我想要強調,性別暴力對於每種性別來說都可能發生。雖然以數據上來看生理男性對生理女性施暴的比例比兩者對調時高出許多,但是重點並不是去攻擊某種性別,而是邀請大家一起來討論和思考,是什麼樣的社會集體心理狀態,造就了今天的情況?

好消息!智利近期3個高關注度的性別暴力案件,今日有所進展 有 “ 1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